唐山新闻>>唐山区县新闻>>

寻找孙永勤牺牲地(一)踏访篇

2020-03-20 17:46:11 来源:冀东抗战研究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朋友, 新型冠状病毒,还没有最后被打败。大多数人还在家里隔离,和病毒做最后的战斗。我们相信一定会胜利的。

希望您利用这段时间,帮著名的抗日英烈干一点事情。今年是抗日英烈孙永勤牺牲85周年。他是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他的牺牲地就在遵化县东北的毛山。85年过去了,我们要为英雄建个牺牲地纪念碑,请大家伸出您的手,为弘扬英雄精神助一下力!

孙永勤介绍

孙永勤(1893—1935.5.24),热河省兴隆(今属河北承德)人,自幼习武,崇尚忠义,性格直爽,敢于扶弱抑强。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孙永勤积极进行抗日救亡活动。

热河沦陷后,孙永勤于1933年12月12日宣告成立民众军,并出任军长。到1934年4月,队伍发展到5000余人。1934年5月,孙永勤将民众军改名为抗日救国军。整编后的抗日救国军以总队为单位,分散活动在青龙、兴隆、承德、平泉、迁安、遵化等县,不断打击日伪军。之后,日伪军大举围剿抗日救国军,使抗日救国军伤亡惨重。

1935年5月,在日本关东军的疯狂围堵下,腿部负伤的孙永勤为解决部队军需给养问题被迫带队进入长城南。后日军企图在遵化、迁安境内合围孙部。孙永勤发觉日军意图,为不给侵略者造成进占华北的口实,他决定寻机突围,重返长城以北山区。不料,未及冲出,便被日本关东军纠集的一万余武装层层围困,被迫坚守在遵化境内的毛山。日军动用飞机、大炮对抗日救国军阵地进行轰击。5月24日,孙永勤在指挥少数部队掩护主力向热河方向突围时,壮烈牺牲,时年42岁。(来自百度)

寻找孙永勤牺牲地

1935年5月24日,孙永勤带队在毛山,被日军独立步兵第十一联队包围,从凌晨起,日军动用大炮轰击孙永勤部,此时孙永勤还只剩下大约450人,分布在三道毛山山顶区域。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日军疯狂进攻,到中午12时30分左右,日军全部占领毛山,孙永勤部大部牺牲,极少数被俘。孙永勤和主要负责人全部牺牲。

孙永勤牺牲的具体地点,有数个不同说法。河北电影制片厂导演翟丽芳同志,花费数年时间,走遍长城内外,寻找孙永勤的足迹。终于拍摄完成大型纪录片《孙永勤》,第一次把沉寂在历史中的英雄,鲜活的展现在我们面前。他又把大量的采访记录,历史资料汇集成书,上下册《寻找英雄孙永勤》成了最权威的研究孙永勤专著。翟导提到:牺牲地有三种说法,1,四洞沟里,2,头道毛山坝墙洼,3、曹树沟。

他写道:“2010年7月13日,经向2010年4月22曾带我到毛山主峰的刘青林之子刘宝全核实,确认准确地点为头道毛山坝墙洼上尖,具体位置在头道毛山山顶东南侧下方约100米处,今属遵化小厂乡秋花峪村管辖。其地,解放后,刘宝全父亲刘青林曾亲自为他指认过。四洞沟沟里距离坝墙洼上尖不远,和孙永勤牺牲准确位置偏差不多。曹树沟在坝墙洼上尖西南方,走山路要5里,以孙永勤当时的身体状况,走到那里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基本可以确定为误传。”

翟丽芳的结论,得到了各地方党史办,及相关部门的认可。后来的孙永勤的相关文章及地方史志,大都选用了他的结论,孙永勤的牺牲地,是在头道毛山下偏东100米左右。

发现日军相关资料

2018年,作者找到日军相关资料,是日军主攻部队,日军独立步兵第十一联队毛山作战报告,里面的作战示意图,居然标出了孙永勤牺牲地点。

此图下半部分,虚线引出:匪将孙永勤战死位置。是在毛山山顶区域南部偏东一点。因为这是当时现场制作的经过图,还是干事贼死板的日军所画,所以,比事后多年的传说更为可信。

现场踏勘牺牲地

问题:翟导确认的坝墙洼,与日军标出的位置,是同一个地点吗?

如果基本相同,双方资料就互证了。85年前英雄牺牲地就落实了。如果不同,要麻烦很多。

作者对毛山并不了解,无法给出结论。作者决定利用冬季时间考察毛山山顶区域。与几位好友一拍即合。尤其是《遵化文史》公众号创建者王亭贯同志。王亭贯只有30岁左右,却把《遵化文史》办的有声有色。成了遵化历史的一个窗口,是遵化的一张名片。我们决定2020年1月初,探访毛山,王亭贯负责联系当地乡村两级政府人员。小厂乡政府积极支持这项活动。

2020年1月5日,作者和挚友共五人单车奔向毛山。一番挫折后,先到建明镇拜访众邦集团董事长韩守军先生,韩先生曾出资数百万,重修了甲山烈士陵园。韩先生知道我们想为孙永勤立碑之后,立刻表态大力支持。我们是专门去众邦集团表示感谢的,韩先生亲自到大门口迎我们,热情的我们有点不好意思。

韩守军董事长特意委派一位经理,一起去考察,并确定施工事宜。

由于王亭贯上午在作协开会,不能参加。但已经联系好了乡村两级领导。

我们一起奔向秋花峪。半道上,与小厂乡王振华副乡长和毛山沟老村长付占东相聚,太感谢他们的支持了。

来到秋花峪,与张志顺书记汇合,一起奔向头道毛山。张书记的工作太给力了,他提前安排人,把数里长的山路积雪清扫出来,大家众口称赞。

通往头道毛山的路,并不难走,周围果树环绕,还有一口山泉涌出,春天时这一定是个春光明媚鲜花灿烂的好地方。

到毛山脚下时,才发觉毛山的陡峭,坡度达50度以上,还有积雪覆盖,实在难于下脚。但英雄的精神鼓舞着大家,奋力攀登。尽管本人爬两步,歇半天,跌跌撞撞,才爬到老村长和张书记指认的,当时孙永勤从毛山沟出发,到毛山顶的小道位置,用卫星定位做记录。

据说当年孙永勤就是在这里,被日本飞机击中壮烈牺牲的。(左一王振华乡长)

目测此处,绝大部分是山石,山坡坡度高达60度,不具备停留条件,更不具备现场埋葬条件,可以判断,这里不是当年的埋葬位置。

三道毛山与村民指认的牺牲地相对位置

我们到达的位置,和老乡们指认的位置,这个沟就叫坝墙洼。

牺牲地与三道毛山山顶区域的相对位置,绿圈为毛山顶区域,箭头指示三道毛山顶峰位置,黄圈指示牺牲地。

再次对照日军的战场示意图,发现:两个地图标识的牺牲地位置是基本重合的。也就是说,翟丽芳书中记载位置,与老乡指认位置,和日军地图标出位置;基本就是在很小的范围内重合了。

结论:我们找到了,孙永勤牺牲的大致位置,在头道毛山下偏东100米,从毛山沟村到山顶的砍柴小路上,大概30米范围内。该区域叫坝墙洼,现归属秋花峪村管理。

孙永勤因腿部负伤,战士们用椅子做了一副担架,把他抬到这个位置,在敌机扫射下,流尽了鲜血,壮烈牺牲。日军割下了英雄的头颅,只剩高大的身躯坐在高山之巅,不屈的灵魂与毛山同在。

来源:冀东抗战研究
责任编辑:魏雨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