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新闻>>公安政法>>

攻坚克难的破案专家

2019-02-04 18:59:22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刑警身上大都有传奇色彩。常海也不例外。

十年磨一剑

2001年9月,常海从警校毕业后,进入滦县公安局刑警队,做了一名痕检技术员。他出的第一个现场,是起入室盗窃案。蟊贼从猪圈边上翻墙而入。“别的地方都是硬地,采集不到足迹,猪圈里土质松软,我的任务是用石膏灌脚印模型。结果,踩了不少猪粪,足迹没提全。队长说:这活干得不行!”尴尬、自责之余,他更有不甘。“那个时候单身,没黑没白琢磨案子、研究技巧。”常海回忆道。

正是凭了这份超常的付出,和长达7年的痕检技术岗位的磨炼、摔打,从微量物证的提取,到案件现场的勘查,从对作案者身高体貌的预判,到相关线索的勾连,方方面面的积累,奠定了他扎实的刑警业务功底。2008年,常海被任命为滦县刑警大队城区中队指导员,开始独立侦查办案。结合实战,他逐渐探索出一套捕捉犯罪分子的“空中摸排”技战法。

做足了功课的学生需要一场大考测试成绩。2011年,全国公安机关“清网行动”,滦县公安局战果在唐山市遥遥领先,脱颖而出的常海被省公安厅确定为专家组成员,指导全省各地对公安部B级、公安部督捕和命案逃犯的追捕。在8名专家组成员中,他是年龄最小的,也是唯一来自基层的一线民警。

2002年9月21日,承德一蒙面歹徒入室抢劫现金48万元,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当地最大的抢劫案。苦于没有任何线索,犯罪嫌疑人池某久抓不获。“清网行动”开始后,犯罪嫌疑人池某被公安部列为B级逃犯。常海上案后,凭借公安部的授权,从下午2点到次日凌晨5点,连续13个小时研判,得出池某在潜逃期间曾乘坐过一次飞机的结论。据此,他认定池某已经漂白了身份。早晨8点,他与承德办案单位共同“会诊”,终于在当日中午确定了池某漂白后的身份。承德警方据此循迹追踪,在安徽省成功收网。

在专家组的60多个日日夜夜,他每天顶多休息三个小时,有时甚至是通宵达旦。直接或间接抓获公安部B级杀人逃犯7名、部督杀人逃犯2名、命案逃犯6名、其他逃犯70余名。

一战成名,常海从滦县公安局刑警一中队指导员提拔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第二年,更被委以重任:唐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

无影处出鞘

2013年12月24日7时3分,京哈高速北公路方向距离滦县服务区500米处,一辆奥迪A6追尾一辆大货车。货车司机下来,见奥迪车的前脸几乎钻进了自己车底,气囊都弹了出来,吓了一跳,奥迪车里下来一个男子,脸上是血,边下车边打电话,翻过护栏径直逃跑了。

货车司机报警后,高速交警赶到现场,把奥迪车拖回停车场,交警中有一位和常海是同学,把这事儿给他说了。常海第一个反应就怀疑奥迪是辆盗抢车。他嘱咐同学:“千万别动车里任何东西,马上到。”

常海率民警赶过去,后备厢一打开,成套的解码器,车牌15副,扎胎钉,手套、帽子、口罩……

经过查证,这辆奥迪9天前在唐山市开平区被盗。

通过走访查询,15副车牌每次在唐山市出现,都伴随着本地轿车的失窃。

“案件高发时,市区、辖县一晚上连丢好几辆车。一年半时间里,发案100多起。”唐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信息大队副大队长李潮向记者介绍。“他们作案车挂假牌照,脸上戴头套。没有丝毫线索可循。长途奔袭,从高速路来,得手后从高速路走,无影无踪。”

在对车内证物进行勘验比对时,一个叫李某的男子浮出水面。经查,李某曾因山东一起入室盗窃案被上网追逃。

从海量信息中,常海搜索李某的同伙,一段视频发挥了作用,视频里的男子尽管一闪而过,但是正脸比较清晰。这名叫赵刚、因盗车被警方两次追逃的男子被固定了。

经过4个月的艰苦工作,对手的情况渐趋明朗,接下来,常海准备收网了。

“这伙人大都有前科,反侦查意识特别强;他们作案无数,明白落网的后果,平时特别小心。” 李潮感慨。

2014年5月28日,专案组得知李某将在第二天和车贩子交易,连夜调集50名警力,奔赴保定高阳、沧州肃宁实施抓捕。

常海部署人手,把李某所在的居民楼秘密围住,想等李某等人出屋时进行抓捕。意外就这么发生了,李某的妻子出来买菜,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侦查员老远就注意到了她。不成想,对方同样警觉,很镇定地返回楼上,其实她已经察觉到异样,回去告知了李某,李某和两个同伙从四楼跑到二楼,又从二楼的楼道窗户翻到墙外的平房上,仓皇逃窜。

围捕的过程紧张而短暂。李某3个人刚拦上了一辆三马车,侦查员已飞身赶到,冲上去一把扯下一个男子。从当时拍摄的视频可以感受到现场的混乱,3个壮硕的男子拼命挣扎,令他们绝望的是,每个男子身上都压着4名以上的刑警,摁腿的摁腿,上手铐的上手铐……

此次行动,共抓获盗车嫌疑人4名、销赃嫌疑人13名,追缴被盗车辆20余台,涉案金额千余万元。“从案子告破至今,好几年过去了,唐山此类轿车被盗案几乎为零。”办案民警欣慰道。

高速路扬威

2017年5月22日,沈阳的董先生驾车离京返程。此次北京之行,他成功竞标某项目。为此,他给爱人购买了限量版手包,为儿子买了专业相机以及其他日用奢饰品。当夜22时许,当汽车行驶到京哈高速沈阳方向108公里处时,汽车的左前轮突然“嘭”的爆胎,汽车左摇右摆地滑行了2000多米才停在应急车道上。董先生凭着高超的驾驶技术避免了翻车、追尾、撞护栏等惨剧的发生。

“等换完轮胎,我……才发现放在车后座……东西都没了……”董先生报案时还没有缓过神来。

高速交警在报废的轮胎上找到了一枚钢管做的破胎器。

“这类案件都是发生在深夜,受害人大都是从唐山过境,轮胎被扎破后,司机只顾着换轮胎了。等返回家里或在下一个服务区休息时才发现车内财物被盗了。他们虽然打电话报了案,但很少有人愿返回案发地配合调查。”市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李福三告诉记者。

时间在推移,环京津周边高速连续发生多起扎胎盗窃车内财物案件,严重威胁到高速公路运输通道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省公安厅主要领导高度重视,公安部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

面对报案人员少、案件线索少,现场遗留有价值的痕迹物证少、取证困难等被动局面,专案组与省公安厅刑侦局、省高速交警总队及唐山市局各警种、发案县区紧密联动,采取视频侦查和多地实地调查相结合的方式全面铺开案件侦查工作。

2017年10月21日23时许,玉田县公安局民警在巡逻防控中,在京哈高速一处涵洞附近抓获2名可疑人员。民警盘问:干什么呢?对方回答:捉鸟。听口音应该是外地人,民警追问之下,对方承认是吉林的,“我们那儿天冷了,不好捉鸟,听说这边有就过来了。”边说边随手摆弄着弹弓。没有发现什么破绽,民警打算将对方放掉。常海叮嘱:“先不要放,我马上过去。”这期间,民警四处仔细搜寻,从草窠里发现了70余枚自制钢管扎胎器,对方矢口否认是他们的。

“从手机的照片中,发现其中一张手包的照片,正是前面董先生报案被盗的那款。车上搜出一张名片,是东北某钢管厂的。” 常海三言两语直指要害。“民警马上赶到东北,那家厂子加工200个扎胎器的单子还在呢。调取厂区监控录像,谁来取的,清清楚楚。” 情报大队大队长翟从林介绍。专案组认定此二人就是高速系列扎胎盗窃车内财物案重要犯罪嫌疑人,并以此为线索,迅速锁定其它嫌疑人藏匿地。

10月22日,民警分别赶赴北京、吉林、黑龙江,历时20天,辗转5000余公里,抓获犯罪嫌疑人11名,破案120余起。高速公路跨区域系列扎胎盗窃团伙被唐山警方一网打尽,彻底净化了环京津高速公路交通运输环境。

……

一次次无畏出征,风霜雨雪见证了常海和战友们的忠诚:

一次次案件告破,电波声讯传递着他们可喜可贺的战果。

给卫士喝彩!(记者王育民 通讯员赵昕)


责任编辑:王一然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