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新闻>>唐山区县新闻

迁安市妇幼保健院儿科大夫厉艳合:大爱 让人生的荒漠 变成绿洲

2018-02-27 09:50:23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他,是一名血友病患者,经常性的关节出血,导致他左手变形,下肢行动不便;

他,是一名儿科大夫,岗位上治病救人,闲时还要为上千“微友”普及“养儿真经”。

他得人信赖,即使不值门诊,患者也会在他的门外排出长长的队伍;

他惹人心疼,看病期间自己突发病症嘴角流血,他咬着棉签继续接诊,感动得患者红了眼睛……

他本可以抱怨:伴随一世的疾病让他的人生满目荒漠!可他却面带笑容,用善良和大爱为自己浇灌出了整片绿洲。

近日,记者在迁安市妇幼保健院见到了45岁的厉艳合。尽管时近中午,可门外抱孩子的家长仍排着长队,而这位在迁安赫赫有名的儿科主任,也只能在看完一个宝宝后抽空对记者说句话:这已经好很多了,前一阵发烧的孩子猛增,每天都要忙到夜里10点。

前一阵儿童流感爆发,全国很多地方的儿科大夫都在“超负荷运转”,迁安市妇幼保健院也不例外。可很多家长并不知道,厉艳合主任本身就因血友病而浑身关节疼痛,一天接诊100多个孩子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成绩优异却被医学名校拒之门外

厉艳合的童年,是在去各大医院的路上度过的。

儿时,他的身体常会不明原因地出血,家人带他辗转于北京天津各大医院检查,后被确诊为终生无法治愈的“血友病”。为了他的病,身为乡村医生的父母背地里不知哭了多少回。也就在那时,厉艳合在心里告诉自己:如果我能活下来,将来一定要学医。我要当一名儿科医生,救治千千万万的患儿,把希望留给那些绝望中的父母。

在亲人的不懈努力下,当年的小艳合坚强地活了下来,虽然身体因此留下了多处残疾,但学医的决心却变得一天比一天坚定。

“因为身体的原因,我从小学到初中都多次停学在家。上不了学,我就在家里自学,有时一个学期上不了半个学期的课程,去学校里参加考试,成绩依然是第一名”。说到往事,人到中年的厉艳合欢快地笑了起来。可对于当年带病上学的小艳合来说,那样的成绩,是在无休止的疼痛与出血中艰难得来的。

1994年高考时,厉艳合以优异的成绩,先后被国内两所知名医学院校的硕博连读和本硕连读专业提档,却最终因为身体原因落选。幸运的是,山东滨州医学院,向一个身有残疾、心怀抱负的小伙儿敞开了怀抱,让厉艳合真正走进了追求多年的医学殿堂。

2000年,大学毕业后的厉艳合,正式成为迁安妇幼保健院的一名儿科医生。

曾三天三夜守护一个病危孩子

2000年从医至今,厉艳合认为最凶险的一次,还是那个得了“坏死性小肠结肠炎”的孩子。“这个病死亡率特别高,对于医疗器械也有很高的要求,当时医院条件不太好,连给孩子做胃肠减压用的减压器都没有。我劝孩子父亲转院,可那位父亲突然跪下来说,他家里条件不好,没钱去大医院治,求我一定救救孩子。”

面对这样一位父亲,厉艳合无法拒绝、不忍拒绝。“接诊后,我用注射器自己做了一个简易的‘减压器’,用它把孩子胃肠内产生的气体抽出来。连续三天三夜我没回一次家,丝毫不敢松懈地守着这个孩子。三天以后,孩子的精神状态好转了,我那颗悬了三天的心才稍稍放下。”

除了面对危重病号时的胆大心细,厉艳合的职业生涯中也从未缺少过“医者仁心”。医院儿科的护士长李雅素对记者说,“厉主任经常嘱咐我们,遇到家庭困难实在拿不出医疗费的,一定要坚持先治病、后交费的原则,生命在什么时候都是第一位的。”

多年来,厉艳合自己也不知道为贫困患者捐过多少次钱。李雅素告诉记者,就在前些天,有个困难家庭的孩子住院,厉主任还组织了科室捐款。“他自己捐了500元钱,当时我们当班的医护人员有七、八个,共捐了一千多块钱给患者解了燃眉之急。”

医术过硬、医德高尚,厉艳合的名字,很快在本地外埠流传开来。

采访当天,年轻的妈妈高女士正抱孩子到医院就诊,她对记者说,“孩子刚几个月,第一次发烧让全家都非常担心,同事告诉我厉大夫看的好,虽然妇幼离我们家很远,但今天我还是专程过来找厉大夫给看。“一位护士还告诉记者,“即使厉主任不值班,他门外也总有家长排起大长队。”

牙龈出血,咬着棉签继续接诊

了解血友病的人都知道,这类患者会经常不明原因地关节出血,尤其是牙龈、眼结膜,出血现象更是频繁,必须每周多次注射止血药物“凝血八因子”。护士长李雅素说,“我们每个护士都给厉主任推过八因子,医院的冰箱里也总得备着一支,因为不知道啥时候厉主任就会牙龈、眼睛出血。”

在医院里,厉主任边输液边接诊病号的画面大家已经司空见惯。前一阵儿童集中爆发流感期间,厉艳合更是一坐下接诊就动不了窝儿,“排那么长时间队,谁都想快点让孩子看上大夫,所以我觉得喝口水、上个厕所都是在浪费患者的时间。”有次接诊期间,厉艳合又突然牙龈出血,他让护士长过来推了一支“八因子”,又咬着棉签挡住仍在往外流的血,一刻未歇接着给孩子看病。“当时,一位家长的眼圈都红了,跟厉主任说:您太不容易了。”护士长说。

“孩子集中发烧那一阵儿,有时一天就接诊130多个孩子,看完最后一个孩子时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我的胳膊、腿关节平时就疼,这样坐上大半天,收工时真是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就想当时就躺在那儿。”厉艳合笑着说。可即便如此,他也无法马上休息,看完门诊,他还要去病房。身为主任,每天也要处理一些行政上的事务,“那时晚上十点能到家就是早的。”

关于自己的病,厉艳合通俗地解释说,“血友病虽然无法根治,但它只是人体内缺乏某种东西,只要补足了这种东西再多注意休息,血友病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我有一个血友病群,里面很多病友因为保养得好,就跟正常人一样。”

然而,这样的保养和休息,厉艳合是做不到的。“如果不用八因子,我的胳膊就会肿痛伸不直,影响正常工作。正常情况下,应该一周注射两次八因子,每次两支,可这药太贵了,一支就400元左右,现在我每周只用一次,每次只用一支。量不够的话就输血浆,花费还低一些。”

护士长说,“厉主任不舍得给自己多用八因子,可给贫困患者捐钱却从不心疼。”注射八因子对厉艳合的身体非常有益,可就是这件事儿,护士们也是做得战战兢兢。一位护士说,“每次都特别紧张,因为他手上的血管已硬化了,稍不小心就会造成血管破裂。”

难得闲时,还要科普“育儿经”

无法用上足量的八因子,起码可以在多休息上弥补一下,但这一点对厉艳合来说更加难以实现。

“我有两个科普微信群,500人是上限,现在已经都加满了”。1000个家长,有问题会随时在群里咨询“厉主任”。解答这些疑难本身就是一项很繁琐的活儿,更何况,厉主任是在每天接诊上百个孩子、忙完行政事务、晚上七八点回家后才有时间来解答。“家长们白天问的有,后半夜两三点问的也有,特别着急的我会及时回复,共性的问题我就统一回复。平时还要给家长们讲些‘防病’的知识,孩子得病的少了,来医院的少了,我们大夫的负担不就轻了嘛。”

多年来,在临床实践的同时,厉艳合也从未间断过对医学新知识的学习和提高。“学无止境嘛,利用周末业余时间参加全国或省、市级相关的最新知识学习和培训,再把学到的新知识充分运用到临床实践工作中去,这对我个人的成长也是非常有帮助的。”厉艳合的同事也说,“在儿科常见病、多发病以及疑难病症、急危重症的抢救方面,厉主任的理论水平和临床经验都是绝对的‘大拿’。”

为了让整个科室的医疗、服务水平不断得到提高,厉艳合每周还要给所有医护人员进行培训。他说,“我们医护人员多掌握一点知识,患者的健康就会多一分保障。”

记者原以为可以趁中午的空与厉主任细谈,可没坐下十分钟就有家长从一楼门诊室找到了三楼会议室。厉主任抱歉地笑笑,马上起身顺楼梯下楼。记者看到,因常年关节出血造成变形的两腿,给厉主任的行动带来了很大的不便。他下楼梯像小孩一样,一只脚踏下一个台阶后等着另一只脚,另一只脚追到这级台阶,他才能接着进行下一步。尽管如此,急于接诊的他走得一点儿都不慢,那瘦削而蹒跚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楼梯拐弯处。

(燕赵都市报冀东版 记者 李金花 通讯员 李瑛)

责任编辑:刘丁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互联网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