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新闻>>唐山科教文卫

青春相伴“向日葵”

2017-07-17 08:57:06 来源:唐山劳动日报
进入移动版,更省流量

编者按:

7月12日的《中国青年报》在头版头条刊发长篇通讯《青春相伴“向日葵”》,讲述“唐山向日葵公益联盟”的感人故事,本报今日全文转载。

去年11月17日,唐山向日葵公益联盟官博发了一篇纪念“向日葵”创始人朱紫薇的长帖《四季盛放的美丽向日葵》。再过一天,就是喜爱向日葵的她27岁的生日。网名为“唐山向日葵公益联盟candy”的网友转发帖子并留言:“想她了……”

1989年出生的朱紫薇,生命永远定格在23岁。

2012年7月,朱紫薇通过互联网创建了“唐山向日葵公益联盟”。

2013年4月28日,朱紫薇和志愿者一同乘车到唐山市丰南区为志愿活动“踩点”,回来时突遇大雨,不幸遭遇车祸昏迷。10天后,她的生命戛然而止……

4年过去了,“向日葵”依然是唐山最活跃的志愿者队伍之一。

“她留下的都是美好”

刘威至今还记得2013年4月28日,那天他和朱紫薇通过微信讨论公益活动开展的细节。

刘威还嘱咐正在为活动“踩点”的朱紫薇路上注意安全,但一直没收到回复。

朱紫薇的母亲国淑芹记得,那天女儿出门前换上了一件崭新的红色运动衫,跟她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女儿出门前,还在朋友圈发了张自拍照——亮丽的运动衫配上灿烂的微笑。紫薇在自拍照旁俏皮地写道:“早上好,福利一张!”至今,紫薇名为“加油向日葵”的微信朋友圈还停留在那一天。

国淑芹觉得,女儿是个不折不扣的阳光女孩。朱紫薇爱“美”,喜欢摄影的她总能把自己拍得“美美的”;会“玩”,组织乐队担任主唱,滑板台球样样拿手,双肩包拉杆箱旅游说走就走;做事“投入”,女儿坐在床上、抱着笔记本电脑为组织公益活动挑灯夜战的画面至今还在国淑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2012年7月,朱紫薇创建了“唐山向日葵公益社团”,后更名为“唐山向日葵公益联盟”。最多时,在唐山有700多个伙伴参与“向日葵”组织的公益活动。

在公益小伙伴夏妍的眼中,皮肤微黑、笑容阳光的紫薇总有一种强大的能量,用公益将80后、90后甚至70后“网聚”在一起,“她留下的都是美好”。

直到紫薇去世后,国淑芹才第一次意识到女儿志同道合的朋友真不少!

每年女儿生日前后,国淑芹都会到唐山巍山公墓扫墓,她总能在女儿的墓前看到大束鲜花和生日蛋糕……

去年国淑芹思念女儿而去秦皇岛散心,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一个女孩问她:阿姨,您是薇薇的妈妈吗?您来北戴河了?我要请您吃海鲜……

“当时,我真体会到了什么是‘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那一刻,国淑芹在心里对女儿说:薇薇,你去世3年了,你的朋友们没有忘记你!

女儿去世后,她时常懊恼一件事——紫薇曾想去支教,被她拦了下来。“孩子想做的事没让她去做!”她不禁感到难过:要不是自己身体不好,女儿没完成的心愿要一件件帮她实现。

在唐山向日葵公益联盟官博上,一段段文字、一张张照片记录了朱紫薇离开后“向日葵”走过的公益之路:给陌生人送上一个“爱的抱抱”、志愿服务“抗震老兵回家”、设计“快闪”宣传环保、南湖边定期捡拾垃圾、为孤寡老人理发……

4年来,“向日葵”数百名志愿者正用自己的力量帮助紫薇弥补遗憾。夏妍说,向日葵的花语正是“无言的爱”。

“向日葵”的选择

70后公益伙伴常宾发现,每次公益活动后能否吃上盒饭,要看成员“悠悠”是否参加。“悠悠”家里开餐馆,只要她参与活动,就会热心地为公益小伙伴准备午饭。

在常宾看来,这算是“向日葵”唯一的“福利”。没有商业赞助的“向日葵”组织活动时不会提供瓶装水,甚至一些必不可少的物料——比如捡拾垃圾的夹子和一次性手套,向路人推介宣传的展板都是由活动的组织者自掏腰包购置的。

夏妍告诉记者,公益活动中是否引入商业赞助,在他们内部也曾有过讨论。“引入商业赞助或许可以做更多的事。”夏妍说,“但这(商业化)并不是‘向日葵’成立的初衷。”

他们是这个城市里再普通不过的青年。在铁路工作的刘威向记者表示:“我们也上有老下有小,面临买房、买车的压力,关键看你作怎样的选择。”

国淑芹告诉记者,紫薇大学毕业后换了好几份工作,做过导购员、广告公司和房地产公司文案——目的是找一份周末不用加班的工作。当国淑芹向女儿表达不满时,紫薇对她解释说:“妈妈,做这样的工作我才有时间参与公益活动啊。”

网名叫“福天”的张立武擅长摄影,他既是“向日葵”的志愿者,也是为“向日葵”拍摄各种影像资料的“御用”摄影师。小伙伴知道,“福天”摄影技术过硬,接一个兼职工作,一上午就能轻松挣到千元左右。

周末本来是摄影师兼职工作机会最多的时候,但只要“向日葵”有活动,大家总能看到“福天”乐呵呵地抱着相机出现。他说:“公益第一,兼职第二。”

在常宾看来,如果“向日葵”也算是一个“圈子”的话,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单纯。“通过互联网,大家就是为了做公益这个单纯的目的聚在一起。”他们中有公务员、大学生、商人、打工者……“平时彼此之间以网名相称,也没人刻意打听彼此的情况。”

这个公益平台几乎“零门槛”,全凭自愿——总有新血液融入,也会有老面孔不再出现。每当有人难以协调工作、生活和公益的关系,或是离开唐山,因而选择退出时,大家也报以宽容。常宾认为,如果几年下来,每次活动都是完全相同的人参加,“那也是一种悲哀”。

改变世界 改变自己

在这里,年轻的小伙伴改变世界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

丛铭泽2013年偶然参与“向日葵”公益活动后,向当时活动的组织者刘威述说自己工作生活的困惑,这位昔日的老战友当即笑着表示:我来拯救你!

1989年出生的丛铭泽,当时在冀东油田井下作业公司从事井下作业。这份工作远离城市,再加上“睡醒了就上班”的生活节奏,5年下来这个年轻人感觉自己快要变成一台机器:“心里总是空落落的,越来越找不到自己。”

刘威“拯救”丛铭泽的方式就是拉他一起做公益。丛铭泽第一次参与活动,就被“向日葵”的氛围所吸引。“这里的每个人都很阳光,朝气蓬勃。”为了参与活动,这个年轻的井下工人经常下了夜班坐上出租车赶到市区。“一点也不觉得困倦。”在他看来,“向日葵”给他带来了难得的精神享受。

经过几年公益之路,就像刘威说的那样,丛铭泽成功被“拯救”了。这个曾经“站在高处讲话都脸红”的青年,如今已成为“向日葵”最积极的组织策划者。

在参加活动中,丛铭泽还结识了同为“向日葵”成员的唐山市第二医院的护士高美佳。他们通过一次次公益活动相识相恋。去年4月,两人举办了以向日葵为主题的婚礼。

刘威记得,紫薇去世后,由于QQ号码突然被盗,一直通过QQ群联系的几百名小伙伴一下子就失散了。当时在他看来,这可谓是“向日葵”面临的最大危机之一。

令他意外的是,新账号注册没多久,这些散布在几百万人口的城市中的小伙伴,一个个又“顽强”地找到了新的“根据地”。

回忆在“向日葵”走过的日子,夏妍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那些年我们一起的时光现在想来那么美好,简单快乐地做我们,无所图也不求回报,每一天都充满阳光……”

□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樊江涛 通讯员 陈健 施疑

责任编辑:吴会丽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